红军

红军

榜罗镇:从一口铁缸看共产党人的“初心”

用户投稿齐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4 次浏览 • 2019-08-19 02:00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榜罗镇:从一口铁缸看共产党人的“初心”   新华社记者文静、梁军   榜罗镇会议旧址(左)和榜罗镇会议纪念馆(7月24日无人机拍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榜罗镇:从一口铁缸看共产党人的“初心”

  新华社记者文静、梁军




  榜罗镇会议旧址(左)和榜罗镇会议纪念馆(7月24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走进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会议纪念馆,一口铁缸被游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这口生了锈的两耳铁缸,缸身、底部都出现裂痕。乍一看,除了岁月的痕迹,看不出特别。然而,就是这一口普普通通的缸,阐释着共产党人近百年来不变的“初心”。

  1935年9月26日,中央红军到达通渭县榜罗镇,在这里度过了两天三夜。

  长征最终何处落脚是一直困扰党和红军的问题。27日,红军在榜罗镇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史称“榜罗镇会议”,明确以陕北为中心创建新的根据地,最终确定了长征的落脚点。




  8月17日拍摄的榜罗镇会议旧址内景。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红军到达榜罗镇时,正逢百姓赶集。人们看到一队人马呼啸而来,个个衣衫褴褛,误以为土匪进镇仓皇而逃。正在集市上摆摊卖馍的李增祥一家来不及收摊,红军行至眼前。

  在红军的劝说下,李增祥一家留在镇里。他的儿子李炳生回忆,父母帮着战士们和面、烙饼、做饭。5岁的李炳生并不明白当时的情况,只记得家里人来人往,热闹极了。“战士们一会儿提一打馍,一会儿拎一桶饭。每次饭熟了,红军都会先舀一碗递给我。”他说。

  一天,一名战士扛来一口灌满水的铁缸放在李家灶台上,想用铁缸烧水。奈何铁缸又重又厚,烧了半天,也不见水开。李增祥看到后,拿出家里的一口铁锅,递给战士,让他们以后拿铁锅烧。

  红军临走前,战士来到李增祥家,准备还锅。李增祥情愿把自家的锅送给红军,但好说歹说,战士才肯收下铁锅,前提是用自己的铁缸和几块铜板作为交换。临走前,战士们还将李家院落清扫干净。




  在榜罗镇会议旧址,李炳生介绍红军留在自己家里的铁缸(7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就这样,红军的铁缸留在了李炳生家。2011年,李炳生将铁缸捐赠给榜罗镇会议纪念馆。如今,铁缸生锈破损,但红军以缸换锅的故事,却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已是耄耋之年的李炳生,每每看到红军留给自家的那口铁缸,便滔滔不绝地讲起红军在榜罗镇的往事。

  通渭的老百姓如今这样传颂红军:“他们喝一杯水给一个铜钱、吃一顿饭给一块白元;宁肯露宿村道,也不入民宅;光着脚板,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空着肚子,也不白吃群众一口饭。”

  “红军铁一般的纪律,一切为人民的初心,是长征胜利的保证。”榜罗镇会议纪念馆馆长蒲正格说,红军是紧紧依赖人民的军队,红军经过雪山草地,正因为很好地执行了军队纪律,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才得以征服长征途中的艰难险阻,向着北方不断前进。



点击查看专题




[center]
   1 2 下一页  
   1 2 下一页  
[/center]












失散红军,不能忘记的迭部记忆

用户投稿Ando B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11 次浏览 • 2019-08-19 01:57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失散红军,不能忘记的迭部记忆   新华社记者王作葵、梁军、文静   尼玛才让的爷爷肖光胜是位红军老战士。肖光胜有一把军号,一直珍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不让别人碰。每隔一段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失散红军,不能忘记的迭部记忆

  新华社记者王作葵、梁军、文静

  尼玛才让的爷爷肖光胜是位红军老战士。肖光胜有一把军号,一直珍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不让别人碰。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把军号拿出来,仔细地擦拭一番。

  尼玛才让是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岗岭村村民,他至今保留着爷爷的红军老战士光荣证。这个红色封皮的证件,由迭部县民政局颁发。根据上面的记载,肖光胜1919年出生,1932年在湖南参加红军,1936年7月流落于迭部县达拉乡。

  由于一路上没有食物,肖光胜当年来到迭部生了场大病,只得留下来。“爷爷当年是一名司号员,红军留给他的一把军号,还有几本书,他一直带在身边,直到去世。”尼玛才让说。

  达吉草的父亲赵云彪也是一名红军,当年因腿部受伤发炎,没跟上队伍。他生前的珍爱之物是一张面值五角的纸币。纸币的一面写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另一面可看到“国家银行”“一九三三年”字样。

  “父亲并不识字,但他特意找了一本书,把这张纸币夹在里面,保存在柜子里。他告诉我们,虽然这样的钱币早就不能使用了,但是一定要好好保存下去。”达吉草说。

  对于很多红军战士来说,留在迭部,失去了与部队的联系,也失去了亲人的消息。

  “我们曾访问过一位名叫阿它的老人,他跟着父亲一起参加红军时,只有8岁。由于年幼,实在无法跟上部队行军,父亲只好把阿它托付给当地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妇。这一别,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达拉乡副乡长刘学海说。

  分别的时候,阿它还小,并不知道父亲的姓名,只知道他是一名“挎手枪”的红军。而老家在他的记忆中,只是一个“门前长有很多竹子”的地方。“听到老人讲述这些,心里发酸。”刘学海说。

  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亲唐明军,也是长征队伍中的一名红军。他从老家四川阆中参军入伍时,才和枪一样高。

  “父亲常常说,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草地下全是水。走着走着,就有人陷进去爬不出来;走着走着,就有人倒地再也站不起来。”唐玉玲说。

  红军衣衫褴褛、缺医少药、粮食紧缺。路过四川省巴西、松潘和若尔盖,饿得紧,大家会啃树皮、吃草根、煮皮带。最艰难的时候,战士们从马粪中捡出未消化的青稞吃。虽然当时唐明军也想去追赶大部队,但脚伤太重,只得留在迭部。

  唐玉玲记忆里,父亲在世时,两条小腿布满红疹,那是过草地时落下的皮肤病。

  “父亲亲历了生死考验,觉得医术能帮人消除病痛,是很有意义的事。”唐玉玲遵从父亲的愿望,于1983年考入甘肃省中医学院,毕业至今从医30多年。

  晚年时,唐明军曾几次去过腊子口战役纪念碑。每每站立在碑前,他都缄默不语。“其实我知道父亲在想什么,他在想假如自己能追上队伍,一生就不会有遗憾了。”唐玉玲说。

  在经历了雪山草地到达甘肃后,许多受伤、患病的红军战士不得不脱离部队留在当地。刘学海告诉记者,仅达拉乡一地,这样的“失散老红军”就有19名。政府部门做了不少工作,来保存这些老红军的档案和故事。近年来,随着老人们相继故去,这项工作的难度越来越大。

  “我们会继续努力做下去。这些老人都为新中国做出过自己的贡献,他们不应该被忘记。”刘学海说。(参与采写:盛瑞丽)











凝聚起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追记红军长征大会师

用户投稿甜Mi永不蜕S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6 次浏览 • 2019-08-19 01:5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 题:凝聚起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追记红军长征大会师   新华社记者   从江西于都出发那一刻起,就注定这是一次伟大的远征。   1936年10月,中 ...查看全部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 题:凝聚起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追记红军长征大会师

  新华社记者

  从江西于都出发那一刻起,就注定这是一次伟大的远征。

  1936年10月,中国的西北角,见证了中国工农红军在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之后,完成一场彪炳人类历史的军事奇迹。

  红军三大主力先后在甘肃会宁和宁夏将台堡会师,标志着历时两年之久的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会师之际,正值抗日烽火渐起,中国共产党人立足陕甘宁根据地,担负起团结抗日、救亡图存的新使命。




  这是8月11日在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拍摄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胜利会师:长缨在手缚苍龙

  秋日的宁夏西吉县将台堡,碧空如洗。古堡上一面面红旗迎风飘扬,广场上20余米高的纪念碑威严矗立,碑身题刻着16个金色大字: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

  革命旧址公园里,19座红军雕塑、36亩占地面积、10种树木、22种花卉,象征着一组数字——1936年10月22日。这是一个在中国革命史上意义非凡的日子,这一天,红军主力最后一次大会师,标志着长征胜利结束。

  二万五千里,红军“史诗般的远征”路上,一路浴血奋战、斩关夺隘,创造了不可磨灭的光辉历史。

  时间回溯到1936年5月,中共中央审时度势,在陕北做出了三大主力红军会师的战略决策。

  10月10日,甘肃会宁。红四方面军与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两军战士抛下肩上的背包,放下手中的武器,热泪奔涌,互相拥抱。掌声、笑声、欢呼声,像阵阵春雷,响彻会宁城。

  此刻,红二方面军还在长征途中艰苦鏖战,夺路前行。在9月中旬连克甘肃省的成县、康县、徽县、两当后,迅速向北转进。

  “会师了!会师了!”奔跑、激动、笑容凝聚在10月22日的将台堡。这一天,历尽艰辛的红二方面军,远远看见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战友,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5万块大洋、20头牛、2000只羊、1000套棉衣、数百张羊皮、2万斤羊毛和3架缝纫机,这是红一方面军送的“见面礼”,给处境困难的红二方面军极大支持。两军将士在将台堡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联欢会。

  为了长征的胜利,红军将士九死一生,三军会师时仅有3万余人。许多战士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衣服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只有摺着八个角的帽子上那颗五星清晰可辨。许多人穿着破烂的草鞋,甚至有些脚上仅套着一片牛皮,用绳子紧紧绑着。

  历时两年之久,跨越万水千山,红军将士凭借常人难以想象的执着和毅力,在黑暗中踏出了一条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大道。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西北不是偶然事件,它是中共中央主动作为的缜密战略部署。”宁夏西吉县文化馆馆长刘成才说,中央红军西征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创造条件。在新的陕甘宁根据地开辟后,红一方面军已和红二、四方面军形成南北呼应之势,为主力会师做了充分的准备。




  7月26日,在甘肃省宕昌县哈达铺镇,游客在参观邮政代办所旧址。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8月16日,参观者在红军长征哈达铺纪念馆内观看介绍陕北红军消息的报纸。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早在1935年中央红军行至甘肃哈达铺时,在当地邮政所偶获两份报纸,得知陕北有红军和根据地的消息,毛泽东和党中央当机立断,做出红军到陕北去的战略抉择。




  7月24日,人们在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的榜罗镇会议纪念馆参观。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随后,在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正式宣布以陕北苏区作为领导中国革命的大本营,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完成和开展抗日救亡活动找到了落脚点。




  这是8月12日无人机拍摄的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馆。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这是8月12日拍摄的六盘山一景。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1935年秋,中央红军翻越长征途中最后一座高山——六盘山。毛泽东站在这里,想到北上陕北指日可待,写下著名的《清平乐·六盘山》,发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豪迈感叹。

  长缨在手,誓缚苍龙。宁夏党史专家杜彦荣说,三军大会师,标志着长征战略转移的伟大胜利,宣告了国民党扼杀红军的企图破灭,也意味着红军即将开启北上抗日和解放全中国新的革命征程。





  这是7月22日在甘肃省会宁县红军会宁会师旧址拍摄的雕塑和会师纪念塔。  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鱼水相依:得民心者得天下

  在甘肃会宁,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最后的一把米,端来当军粮;最后的一尺布,为你缝衣裳;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也要送到部队上。”

  雪山、草地、悬崖,一路走过秃山荒岭,红军遇到天险绝境,总能化险为夷;金沙江、泸定桥、腊子口,屡屡突围,红军遭遇围追堵截,都能向死而生。

  后来人不禁会问:人缺粮少的红军,为什么能所向披靡,最终实现胜利大会师?

  答案,就在沿途百姓口中的一段段故事里。




  8月13日,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史志办主任祁悦章(中)在乔家渠向参观者介绍红军长征经过宁夏时的情况。 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当年的西北,黄土漫天,水贵如油。

  “水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史志办主任祁悦章说,那时候在彭阳等很多地方,家里的门可以不锁,但水窖一定要锁,可见水之宝贵。

  红军军纪严明,不忍打扰百姓,每到一地先找水源,有时喝的是当地人都不喝的脏水洼。

  “喝脏水洼的就是红军!”村民们认出来了,他们在用水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主动把自己的水让给部队。




  7月23日,在甘肃省会宁县红军会宁会师旧址,游客在参观会师门。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红军抵达甘肃会宁时,不肯碰百姓家里的窖水,跑去河边挑水用。战士们住在群众家里,每天给房东担水、推磨、打扫。部队离开会宁时,有400多名会宁子弟加入红军。

  80多年前,敌机轰炸会宁县城,炸弹落到正在玩耍的儿童魏煜身旁,一名小红军将小魏煜扑倒护在身下,自己却不幸牺牲。魏煜成家后有三个儿子,为纪念这位小红军,三个儿子分别起名为继征、续征、长征,合起来就是“继续长征”。

  正是这样的鱼水情,支撑仅有6万人的会宁供养了7万多名红军将士近1个月,还为部队筹集了大量粮食、衣物和渡河造船所需的木料。




  8月11日,游客在宁夏西吉县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内的三军会师纪念馆里参观“回汉兄弟亲如一家”锦匾(复制品)。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长征路上,民族团结是红军不变的坚持。在宁夏西吉县回民聚集的单家集村有一块锦匾,上书“回汉兄弟亲如一家”,落款是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

  长征期间,红军曾三过单家集。红二十五军初到单家集时,遇到的是一幅“跑红军”的场景。

  为了不扰民,红二十五军颁布了“三大禁令、四项注意”,包括禁止驻扎清真寺,禁止在回民家中吃大荤,注意尊重回族人民生活习惯等。红军的言行,让老百姓打开了自家大门。

  一个多月后,当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经过单家集时,因为红二十五军打下的良好基础,受到了当地回族群众热烈欢迎,“这家抢,那家迎,又烧炕又做饭。”

  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红军将爱民亲民打造成了自己的“底层代码”,收获了沿途群众的巨大支持,从而不断攻坚克难,发展壮大。

  在单家集,老一辈相传的红军故事里总有这样一句话:“这样的队伍得民心,将来要得天下呢!”

  这是百姓对红军队伍最朴素也最深刻的注解。

  薪火相传:不忘初心再出发

  长征途中有过多次会师,尽管规模不同,但每次会师都凝聚了力量,壮大了实力,推动了革命事业的发展。

  而西北大会师,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昂首走上了追求民族独立解放的新战场,在抗日救亡的烽火中,开始了铸造民族脊梁的新征程。

  是什么凝聚起了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长征队伍中一个个英勇不屈的革命将士,用忠诚的信仰和巨大牺牲向后人做出回答。




  7月27日,甘肃省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拿着家庭合影追忆父亲唐明军。  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甘肃省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亲唐明军,是一位普通的老红军,他在世时两条小腿布满红疹,那是过草地时落下的皮肤病。

  “父亲回忆说,他11岁从老家四川阆中参军。红军最艰难的时候,战士们从马粪中捡出未消化的青稞吃。”唐玉玲说,后来因脚伤太重,父亲在长征途中被迫留在了迭部县。

  “父亲亲历生死,希望我学医帮人消除病痛。”唐玉玲听从父亲的愿望,考取甘肃省中医学院,至今已从医31年。

  “其实,长征路上更多的是像父亲一样的普通战士,但他们都怀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唐玉玲说。

  再大的艰难险阻也不能改变人民军队的理想信念,长征精神的基因在中华儿女中代代传承。




  7月23日,在甘肃省会宁县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魏继征给孙子讲述小红军救魏煜的故事。  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1935年,年仅14岁的四川娃子郭文海成为中央红军的一名战士,不久便跟随部队开始长征。在甘肃腊子口战役中,他左腿负伤,和其他两名战友落在了队伍后面。

  连走带爬,郭文海等人没走多远便倒在了禾草地里,被宁夏彭阳县的虎林周三兄弟发现并收留。郭文海在虎家住了一年多,并认了虎林周作义父,最后在当地地下党的安排下回到了部队。

  新中国成立后,郭文海定居西安。义父虎林周1966年去世前,曾三次被他请到西安旅游,两家人在西安的合影保留至今。郭文海还将自己的二儿子郭平安许给虎林周当孙子,起名郭虎宗,寓意永不忘本。

  如今,虎家后人在村里建起纪念馆,为来访者义务讲解红军长征故事,希望大家体会革命胜利的不易,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

  在甘肃会宁,魏家的“继续长征”三兄弟延续了给救命红军上坟的家族传统。“没有红军,就没有我们这家人。”魏继征说。

  如今,魏继征的小儿子毅然报考军校,成为一名光荣的革命军人,大学毕业后奔赴新疆,自此戍守祖国边疆。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但长征精神不朽!

  一篇篇历史,一首首民谣,一个个故事,一段段情谊,长征精神就这样被深深镌刻在神州大地上,激励着千千万万中国人不忘初心、继续走好新的长征路。(记者宋振远、荀伟、梁军、任玮、文静)



点击查看专题

攻克腊子口天险 打通红军北上通道

用户投稿踢踢踢踢娜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36 次浏览 • 2019-08-19 01:5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题:攻克腊子口天险 打通红军北上通道   新华社记者梁军、王若辰   1935年秋,中央红军冲破重围,跨过荒无人烟的茫茫草地,继续向北挺进,抵达天险腊子口。在这里,红军浴血奋战,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题:攻克腊子口天险 打通红军北上通道

  新华社记者梁军、王若辰

  1935年秋,中央红军冲破重围,跨过荒无人烟的茫茫草地,继续向北挺进,抵达天险腊子口。在这里,红军浴血奋战,强夺腊子口,越过征途中的最后一道天险,打通了北上的通道。

  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东北角的腊子口,在藏语中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其山口如被斧劈过一般,两边绝壁对峙,河水从两山缝隙间奔流,一座木桥成了两山间的唯一通道。

  如此天险,易守难攻。敌军欲利用此处地形堵住红军北上之路,把红军困死在雪山草地之中。国民党新编第14师师长鲁大昌早已从各地调集了兵力,在桥头筑好坚固的碉堡,布置了密集的火力网,妄图长期固守。

  聂荣臻元帅曾回忆说:“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

  1935年9月16日晚,攻打腊子口的战斗打响。连续冲锋死伤惨重,隘口久攻不下,“开路先锋”红4团当即调整部署,采用正面佯攻、迂回突袭的战术。然而,两侧是千仞绝壁,脚下是湍急河流,迂回突袭谈何容易?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一个17岁的苗族小战士自告奋勇,要来一根长竿,竿头绑上结实的钩子,硬生生从绝壁上,一段一段攀到了山顶。随后,他将随身带着的长绳放下,15名突击队员拽着绳索,挨个攀到崖顶,迂回到敌人的后面。

  半夜时分,正面进攻的敢死队再次向敌人阵地发起猛攻。同时,敌右侧升起一红一绿两颗信号弹,紧接着是号子声和手榴弹爆炸声。突击队员们突然跳下岩层,仿佛神兵天降,居高临下地向敌人没有顶盖的碉堡和阵地投掷手榴弹,打得守敌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眼看着敌人“头顶”炸开了花,战士们手持大刀,身背马枪,向敌人发起最后的冲锋。很快,红4团官兵冲过桥头,乘胜追击残敌。

  “腊子口战役,是中央红军落脚陕甘革命根据地前的最后一场硬仗,意味着他们越过了征途上的最后一道天险,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凭借天险彻底消灭红军的阴谋,为后来的红二、四方面军进入甘南,开赴抗日前线打通了道路。”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二级巡视员孙瑛说。

  在腊子口战役纪念馆,人们不仅沉浸于强夺腊子口的惊险中,而且对展厅内一枚红军印颇感兴趣。这是中央红军用过的印章,如今是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印章上有一圈用两颗红五星隔开的隶书文字,上部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人民委员会”字样,下部为“财政人民委员”字样。文字圈内又有一细线圈,圈内麦穗与谷穗相接环抱一个地球,麦穗头与谷穗头中间以稍小的五角星相隔,地球图案的经纬线上刻有铁锤和镰刀组成的党徽。

  这枚印章,是藏族百姓为红军提供补给、助力突破腊子口的“军功章”。

  攻打腊子口前夕,粮食短缺的红一方面军大部队来到一个住有10多户藏民的崔古仓村庄。当地土司杨积庆痛恨国民党军阀的压迫,在红军到达迭部前佯装围堵,暗地帮助红军开仓放粮。

  饥肠辘辘的红军战士们每人分到10斤粮食,体力及时得到补充。当时掌管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财政大印的林伯渠除了留下苏区货币外,又写下一张借据并将大印盖上,交给仓官妻子。行军匆忙,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印被遗留在了迭部,成为日后“崔古仓放粮”佳话的见证。

  新的长征路上还有不少“娄山关”“腊子口”。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史料征集办公室主任吴江义说:“虽然腊子口战役已过去很多年,但攻坚拔寨、舍生敢死的腊子口精神,一直激励着迭部人民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正是凭着这股精神,迭部县向贫困发起攻坚,于2019年4月正式脱贫摘帽。”



点击查看专题

漫漫长征过六盘 军民鱼水情深重

用户投稿daihwvfp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48 次浏览 • 2019-08-19 01:5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题:漫漫长征过六盘 军民鱼水情深重   新华社记者任玮   二万五千里长征,艰难险阻路难行。红军在沿途百姓的倾力相助下,走完了艰苦卓绝的漫漫征途,一路上留下不少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 ...查看全部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题:漫漫长征过六盘 军民鱼水情深重

  新华社记者任玮

  二万五千里长征,艰难险阻路难行。红军在沿途百姓的倾力相助下,走完了艰苦卓绝的漫漫征途,一路上留下不少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直到今天,听来依然令人感动。

  一碗水就是最珍贵的心意。

  宁夏南部山区,曾经十年九旱,水贵如油。走十几里山路去沟里抬水,在水窖里储存雨雪水,是几代人挥之不去的吃水记忆。

  “院门可以不上锁,水窖一定锁起来”“天旱窖枯水断流,麻雀渴得喝柴油”……旱塬缺水,来过方知。

  80多年前,红军长征经过宁夏六盘山区,干旱缺水成为战士们遇到的大难题。在很多村庄,找水比找吃的还难。

  《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记录》一书中,有一篇回忆中央红军经过宁夏彭阳县的文章写道:“这次宿营,不但无房子住,而且没有水喝。过去夜行军,露营和吃不到晚饭是曾经有过的,但连冷水都找不着喝这却是第一遭。”

  军纪严明的红军战士宁肯到野外去找能喝的水,也不轻易动用老百姓的水。

  “听我爷爷说,当时他们看到红军就趴在涝坝跟前拿茶缸舀水喝。”彭阳县城阳乡长城村村民赵文礼说,涝坝就是露天水池,水质浑浊,很多时候甚至就是泥水。

  军爱民,民拥军。看到红军爱护百姓、秋毫不犯,当地群众很受感动,有些村民在用水困难的情况下,还主动把自家的水让给红军使用。

  “老人们说,即使吃水紧张,村民还是烧一些开水送给红军。虽然不够喝,好歹解解渴。”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青石村村民何秀明说。

  在旱塬上,一碗水,就是最珍贵的情意。这份军民鱼水情也成为长征过六盘时的一段佳话。

  为了今后不再吃带泥的土豆。

  1935年10月,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等率领中央红军行至彭阳县长城塬一带。当时这里土地贫瘠,种庄稼几乎十种九不收,多数百姓只能靠种植土豆来解决温饱。

  “那年月百姓家里都缺粮,但还是想方设法卖给红军一些土豆。”彭阳县博物馆副馆长杨彦彬说,部队虽然有了口粮,但旱塬缺水是个大麻烦,土豆没法清洗,只能简单擦一擦,连皮带泥煮。

  毛泽东警卫员吴吉清所著《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有一段描写,说的就是当时炊事员因为找不到水,只好将土豆连泥带土焖熟了,分给每人一茶缸子。主席和大家一样,也只分到一茶缸连泥带土的土豆。

  带泥的土豆吃得人满嘴沙,但一想到这土豆说不定就是百姓明天的口粮,战士们心生感动。

  “红军战士们看到当地百姓生活非常贫苦,家家是土炕无席,缺吃少穿,不少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因为没有裤子穿,常年躲在窑洞里,很多红军战士脱下自己的衣服送给老乡。”杨彦彬说,这些都是军民鱼水情的真实表现。

  把根据地巩固起来,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解放全中国的老百姓,让他们以后都过上幸福生活,不用再吃带泥的土豆。带着这样朴素又崇高的信念,休整完毕的红军又出发了。

俄界会议:统一思想 挥师北上

用户投稿shoucainu8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22 次浏览 • 2019-08-19 01:53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 题:俄界会议:统一思想 挥师北上   新华社记者王若辰、梁军、文静   地处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的高吉村,是中央红军长征路过甘肃的第一个落脚点。80多年前,红军在此地召开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 题:俄界会议:统一思想 挥师北上

  新华社记者王若辰、梁军、文静

  地处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的高吉村,是中央红军长征路过甘肃的第一个落脚点。80多年前,红军在此地召开了俄界会议,保证了中央北上方针的实现。

  高吉村是一个藏族村寨。正值八月,村子里绿树成荫,流水潺潺,颇具藏族特色的彩旗随风飘扬。

  沿着达拉河北岸斜坡拾级而上,一处小院格外静谧,这就是俄界会议旧址。院内一座藏式木板房经过风吹雨洗,像一位阅尽沧桑的老者,向来访者缓缓诉说过往。

  1935年9月,中央红军长征行至高吉村。爬过雪山走过草地的他们,看起来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有的人衣服上浸满了汗渍、水渍,几乎看不清衣服的底色,只有八角帽上那颗五角星清晰可辨。他们大多穿着破烂的草鞋,甚至有些人脚上仅套着一片牛皮,用绳子紧紧绑着。

  1935年8月,红军发动了著名的包座战役,为红军北进甘肃创造了极好条件。但张国焘自恃掌握兵力多,野心膨胀,拒不北上。在此关头,党中央率领红三军和中央军委直属纵队到达了高吉村,与先遣部队红一军在此汇合,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俄界会议。

  高吉村居住着许多藏族同胞,由于语言不通,红军带来的翻译将“高吉”读为“俄界”。

  俄界会议听取了毛泽东关于与红四方面军领导者的争论及今后北上战略方针的报告,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并点名批评了右倾分裂主义错误,通过了彭德怀关于部队改编为陕甘支队的决定。

  会议上,毛泽东指出,向南是没有出路的,无论从地形、居住、给养等方面的条件看,南下都是绝路。会议最后决定向北靠近苏联边境地区前进。

  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二级巡视员孙瑛说,俄界会议加强了党对红军的政治领导和组织领导,坚持了继续北上的方针,展示出正确开展党内斗争的艺术,对统一全党全军思想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场会议当年是在一户藏族老乡家中召开的。80余载光阴流转,屋内至今还保存着毛泽东等同志居住时使用的灶台和土炕。

  守护着小院的藏族阿妈冷草,是当年院落主人的孙媳妇。“红军当时从南边翻山过来,住在我们家,爷爷奶奶给红军做疙瘩饭,拌糌粑,红军临走还留下银元。”她说。

  “红军将士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中急速行军,经历了雪山草地到达甘肃,已是人疲马乏,极度虚弱。”俄界会议旧址讲解员毛欢欢说,起初群众受反动分子的煽动,看见红军逃避一空,躲藏在密林中,暗暗张望这支队伍的行踪。然而,红军纪律严明,碰碎了百姓瓷罐会赔钱,走之前还帮忙修好栈道、栈桥。

  红军严明的纪律和作风在当地群众中传为佳话,唤起了藏族同胞对红军的敬仰,播下了信赖的种子。百姓纷纷下山回家,拿出米面油粮给红军。

  如今,高吉村因红色历史而人气颇旺。这个藏族村寨,正依托红色底蕴和依山傍水的优势,大力发展旅游。今年夏日,古老的达拉河岸边,村民们建成的新藏式民宿陆续开张,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来此观光。



点击查看专题











榜罗镇:从一口铁缸看共产党人的“初心”

用户投稿齐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4 次浏览 • 2019-08-19 02:00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榜罗镇:从一口铁缸看共产党人的“初心”   新华社记者文静、梁军   榜罗镇会议旧址(左)和榜罗镇会议纪念馆(7月24日无人机拍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榜罗镇:从一口铁缸看共产党人的“初心”

  新华社记者文静、梁军




  榜罗镇会议旧址(左)和榜罗镇会议纪念馆(7月24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走进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会议纪念馆,一口铁缸被游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这口生了锈的两耳铁缸,缸身、底部都出现裂痕。乍一看,除了岁月的痕迹,看不出特别。然而,就是这一口普普通通的缸,阐释着共产党人近百年来不变的“初心”。

  1935年9月26日,中央红军到达通渭县榜罗镇,在这里度过了两天三夜。

  长征最终何处落脚是一直困扰党和红军的问题。27日,红军在榜罗镇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史称“榜罗镇会议”,明确以陕北为中心创建新的根据地,最终确定了长征的落脚点。




  8月17日拍摄的榜罗镇会议旧址内景。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红军到达榜罗镇时,正逢百姓赶集。人们看到一队人马呼啸而来,个个衣衫褴褛,误以为土匪进镇仓皇而逃。正在集市上摆摊卖馍的李增祥一家来不及收摊,红军行至眼前。

  在红军的劝说下,李增祥一家留在镇里。他的儿子李炳生回忆,父母帮着战士们和面、烙饼、做饭。5岁的李炳生并不明白当时的情况,只记得家里人来人往,热闹极了。“战士们一会儿提一打馍,一会儿拎一桶饭。每次饭熟了,红军都会先舀一碗递给我。”他说。

  一天,一名战士扛来一口灌满水的铁缸放在李家灶台上,想用铁缸烧水。奈何铁缸又重又厚,烧了半天,也不见水开。李增祥看到后,拿出家里的一口铁锅,递给战士,让他们以后拿铁锅烧。

  红军临走前,战士来到李增祥家,准备还锅。李增祥情愿把自家的锅送给红军,但好说歹说,战士才肯收下铁锅,前提是用自己的铁缸和几块铜板作为交换。临走前,战士们还将李家院落清扫干净。




  在榜罗镇会议旧址,李炳生介绍红军留在自己家里的铁缸(7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就这样,红军的铁缸留在了李炳生家。2011年,李炳生将铁缸捐赠给榜罗镇会议纪念馆。如今,铁缸生锈破损,但红军以缸换锅的故事,却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已是耄耋之年的李炳生,每每看到红军留给自家的那口铁缸,便滔滔不绝地讲起红军在榜罗镇的往事。

  通渭的老百姓如今这样传颂红军:“他们喝一杯水给一个铜钱、吃一顿饭给一块白元;宁肯露宿村道,也不入民宅;光着脚板,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空着肚子,也不白吃群众一口饭。”

  “红军铁一般的纪律,一切为人民的初心,是长征胜利的保证。”榜罗镇会议纪念馆馆长蒲正格说,红军是紧紧依赖人民的军队,红军经过雪山草地,正因为很好地执行了军队纪律,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才得以征服长征途中的艰难险阻,向着北方不断前进。



点击查看专题




[center]
   1 2 下一页  
   1 2 下一页  
[/center]












失散红军,不能忘记的迭部记忆

用户投稿Ando B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11 次浏览 • 2019-08-19 01:57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失散红军,不能忘记的迭部记忆   新华社记者王作葵、梁军、文静   尼玛才让的爷爷肖光胜是位红军老战士。肖光胜有一把军号,一直珍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不让别人碰。每隔一段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7日电  题:失散红军,不能忘记的迭部记忆

  新华社记者王作葵、梁军、文静

  尼玛才让的爷爷肖光胜是位红军老战士。肖光胜有一把军号,一直珍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不让别人碰。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把军号拿出来,仔细地擦拭一番。

  尼玛才让是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岗岭村村民,他至今保留着爷爷的红军老战士光荣证。这个红色封皮的证件,由迭部县民政局颁发。根据上面的记载,肖光胜1919年出生,1932年在湖南参加红军,1936年7月流落于迭部县达拉乡。

  由于一路上没有食物,肖光胜当年来到迭部生了场大病,只得留下来。“爷爷当年是一名司号员,红军留给他的一把军号,还有几本书,他一直带在身边,直到去世。”尼玛才让说。

  达吉草的父亲赵云彪也是一名红军,当年因腿部受伤发炎,没跟上队伍。他生前的珍爱之物是一张面值五角的纸币。纸币的一面写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另一面可看到“国家银行”“一九三三年”字样。

  “父亲并不识字,但他特意找了一本书,把这张纸币夹在里面,保存在柜子里。他告诉我们,虽然这样的钱币早就不能使用了,但是一定要好好保存下去。”达吉草说。

  对于很多红军战士来说,留在迭部,失去了与部队的联系,也失去了亲人的消息。

  “我们曾访问过一位名叫阿它的老人,他跟着父亲一起参加红军时,只有8岁。由于年幼,实在无法跟上部队行军,父亲只好把阿它托付给当地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妇。这一别,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达拉乡副乡长刘学海说。

  分别的时候,阿它还小,并不知道父亲的姓名,只知道他是一名“挎手枪”的红军。而老家在他的记忆中,只是一个“门前长有很多竹子”的地方。“听到老人讲述这些,心里发酸。”刘学海说。

  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亲唐明军,也是长征队伍中的一名红军。他从老家四川阆中参军入伍时,才和枪一样高。

  “父亲常常说,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草地下全是水。走着走着,就有人陷进去爬不出来;走着走着,就有人倒地再也站不起来。”唐玉玲说。

  红军衣衫褴褛、缺医少药、粮食紧缺。路过四川省巴西、松潘和若尔盖,饿得紧,大家会啃树皮、吃草根、煮皮带。最艰难的时候,战士们从马粪中捡出未消化的青稞吃。虽然当时唐明军也想去追赶大部队,但脚伤太重,只得留在迭部。

  唐玉玲记忆里,父亲在世时,两条小腿布满红疹,那是过草地时落下的皮肤病。

  “父亲亲历了生死考验,觉得医术能帮人消除病痛,是很有意义的事。”唐玉玲遵从父亲的愿望,于1983年考入甘肃省中医学院,毕业至今从医30多年。

  晚年时,唐明军曾几次去过腊子口战役纪念碑。每每站立在碑前,他都缄默不语。“其实我知道父亲在想什么,他在想假如自己能追上队伍,一生就不会有遗憾了。”唐玉玲说。

  在经历了雪山草地到达甘肃后,许多受伤、患病的红军战士不得不脱离部队留在当地。刘学海告诉记者,仅达拉乡一地,这样的“失散老红军”就有19名。政府部门做了不少工作,来保存这些老红军的档案和故事。近年来,随着老人们相继故去,这项工作的难度越来越大。

  “我们会继续努力做下去。这些老人都为新中国做出过自己的贡献,他们不应该被忘记。”刘学海说。(参与采写:盛瑞丽)











凝聚起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追记红军长征大会师

用户投稿甜Mi永不蜕S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6 次浏览 • 2019-08-19 01:5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 题:凝聚起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追记红军长征大会师   新华社记者   从江西于都出发那一刻起,就注定这是一次伟大的远征。   1936年10月,中 ...查看全部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 题:凝聚起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追记红军长征大会师

  新华社记者

  从江西于都出发那一刻起,就注定这是一次伟大的远征。

  1936年10月,中国的西北角,见证了中国工农红军在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之后,完成一场彪炳人类历史的军事奇迹。

  红军三大主力先后在甘肃会宁和宁夏将台堡会师,标志着历时两年之久的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会师之际,正值抗日烽火渐起,中国共产党人立足陕甘宁根据地,担负起团结抗日、救亡图存的新使命。




  这是8月11日在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拍摄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胜利会师:长缨在手缚苍龙

  秋日的宁夏西吉县将台堡,碧空如洗。古堡上一面面红旗迎风飘扬,广场上20余米高的纪念碑威严矗立,碑身题刻着16个金色大字: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

  革命旧址公园里,19座红军雕塑、36亩占地面积、10种树木、22种花卉,象征着一组数字——1936年10月22日。这是一个在中国革命史上意义非凡的日子,这一天,红军主力最后一次大会师,标志着长征胜利结束。

  二万五千里,红军“史诗般的远征”路上,一路浴血奋战、斩关夺隘,创造了不可磨灭的光辉历史。

  时间回溯到1936年5月,中共中央审时度势,在陕北做出了三大主力红军会师的战略决策。

  10月10日,甘肃会宁。红四方面军与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两军战士抛下肩上的背包,放下手中的武器,热泪奔涌,互相拥抱。掌声、笑声、欢呼声,像阵阵春雷,响彻会宁城。

  此刻,红二方面军还在长征途中艰苦鏖战,夺路前行。在9月中旬连克甘肃省的成县、康县、徽县、两当后,迅速向北转进。

  “会师了!会师了!”奔跑、激动、笑容凝聚在10月22日的将台堡。这一天,历尽艰辛的红二方面军,远远看见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战友,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5万块大洋、20头牛、2000只羊、1000套棉衣、数百张羊皮、2万斤羊毛和3架缝纫机,这是红一方面军送的“见面礼”,给处境困难的红二方面军极大支持。两军将士在将台堡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联欢会。

  为了长征的胜利,红军将士九死一生,三军会师时仅有3万余人。许多战士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衣服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只有摺着八个角的帽子上那颗五星清晰可辨。许多人穿着破烂的草鞋,甚至有些脚上仅套着一片牛皮,用绳子紧紧绑着。

  历时两年之久,跨越万水千山,红军将士凭借常人难以想象的执着和毅力,在黑暗中踏出了一条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大道。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西北不是偶然事件,它是中共中央主动作为的缜密战略部署。”宁夏西吉县文化馆馆长刘成才说,中央红军西征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创造条件。在新的陕甘宁根据地开辟后,红一方面军已和红二、四方面军形成南北呼应之势,为主力会师做了充分的准备。




  7月26日,在甘肃省宕昌县哈达铺镇,游客在参观邮政代办所旧址。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8月16日,参观者在红军长征哈达铺纪念馆内观看介绍陕北红军消息的报纸。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早在1935年中央红军行至甘肃哈达铺时,在当地邮政所偶获两份报纸,得知陕北有红军和根据地的消息,毛泽东和党中央当机立断,做出红军到陕北去的战略抉择。




  7月24日,人们在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的榜罗镇会议纪念馆参观。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随后,在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正式宣布以陕北苏区作为领导中国革命的大本营,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完成和开展抗日救亡活动找到了落脚点。




  这是8月12日无人机拍摄的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馆。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这是8月12日拍摄的六盘山一景。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1935年秋,中央红军翻越长征途中最后一座高山——六盘山。毛泽东站在这里,想到北上陕北指日可待,写下著名的《清平乐·六盘山》,发出“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豪迈感叹。

  长缨在手,誓缚苍龙。宁夏党史专家杜彦荣说,三军大会师,标志着长征战略转移的伟大胜利,宣告了国民党扼杀红军的企图破灭,也意味着红军即将开启北上抗日和解放全中国新的革命征程。





  这是7月22日在甘肃省会宁县红军会宁会师旧址拍摄的雕塑和会师纪念塔。  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鱼水相依:得民心者得天下

  在甘肃会宁,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最后的一把米,端来当军粮;最后的一尺布,为你缝衣裳;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也要送到部队上。”

  雪山、草地、悬崖,一路走过秃山荒岭,红军遇到天险绝境,总能化险为夷;金沙江、泸定桥、腊子口,屡屡突围,红军遭遇围追堵截,都能向死而生。

  后来人不禁会问:人缺粮少的红军,为什么能所向披靡,最终实现胜利大会师?

  答案,就在沿途百姓口中的一段段故事里。




  8月13日,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史志办主任祁悦章(中)在乔家渠向参观者介绍红军长征经过宁夏时的情况。 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当年的西北,黄土漫天,水贵如油。

  “水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史志办主任祁悦章说,那时候在彭阳等很多地方,家里的门可以不锁,但水窖一定要锁,可见水之宝贵。

  红军军纪严明,不忍打扰百姓,每到一地先找水源,有时喝的是当地人都不喝的脏水洼。

  “喝脏水洼的就是红军!”村民们认出来了,他们在用水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主动把自己的水让给部队。




  7月23日,在甘肃省会宁县红军会宁会师旧址,游客在参观会师门。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红军抵达甘肃会宁时,不肯碰百姓家里的窖水,跑去河边挑水用。战士们住在群众家里,每天给房东担水、推磨、打扫。部队离开会宁时,有400多名会宁子弟加入红军。

  80多年前,敌机轰炸会宁县城,炸弹落到正在玩耍的儿童魏煜身旁,一名小红军将小魏煜扑倒护在身下,自己却不幸牺牲。魏煜成家后有三个儿子,为纪念这位小红军,三个儿子分别起名为继征、续征、长征,合起来就是“继续长征”。

  正是这样的鱼水情,支撑仅有6万人的会宁供养了7万多名红军将士近1个月,还为部队筹集了大量粮食、衣物和渡河造船所需的木料。




  8月11日,游客在宁夏西吉县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内的三军会师纪念馆里参观“回汉兄弟亲如一家”锦匾(复制品)。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长征路上,民族团结是红军不变的坚持。在宁夏西吉县回民聚集的单家集村有一块锦匾,上书“回汉兄弟亲如一家”,落款是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

  长征期间,红军曾三过单家集。红二十五军初到单家集时,遇到的是一幅“跑红军”的场景。

  为了不扰民,红二十五军颁布了“三大禁令、四项注意”,包括禁止驻扎清真寺,禁止在回民家中吃大荤,注意尊重回族人民生活习惯等。红军的言行,让老百姓打开了自家大门。

  一个多月后,当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经过单家集时,因为红二十五军打下的良好基础,受到了当地回族群众热烈欢迎,“这家抢,那家迎,又烧炕又做饭。”

  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红军将爱民亲民打造成了自己的“底层代码”,收获了沿途群众的巨大支持,从而不断攻坚克难,发展壮大。

  在单家集,老一辈相传的红军故事里总有这样一句话:“这样的队伍得民心,将来要得天下呢!”

  这是百姓对红军队伍最朴素也最深刻的注解。

  薪火相传:不忘初心再出发

  长征途中有过多次会师,尽管规模不同,但每次会师都凝聚了力量,壮大了实力,推动了革命事业的发展。

  而西北大会师,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昂首走上了追求民族独立解放的新战场,在抗日救亡的烽火中,开始了铸造民族脊梁的新征程。

  是什么凝聚起了救亡图存的磅礴力量?长征队伍中一个个英勇不屈的革命将士,用忠诚的信仰和巨大牺牲向后人做出回答。




  7月27日,甘肃省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拿着家庭合影追忆父亲唐明军。  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甘肃省迭部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亲唐明军,是一位普通的老红军,他在世时两条小腿布满红疹,那是过草地时落下的皮肤病。

  “父亲回忆说,他11岁从老家四川阆中参军。红军最艰难的时候,战士们从马粪中捡出未消化的青稞吃。”唐玉玲说,后来因脚伤太重,父亲在长征途中被迫留在了迭部县。

  “父亲亲历生死,希望我学医帮人消除病痛。”唐玉玲听从父亲的愿望,考取甘肃省中医学院,至今已从医31年。

  “其实,长征路上更多的是像父亲一样的普通战士,但他们都怀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唐玉玲说。

  再大的艰难险阻也不能改变人民军队的理想信念,长征精神的基因在中华儿女中代代传承。




  7月23日,在甘肃省会宁县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魏继征给孙子讲述小红军救魏煜的故事。  新华社记者 马宁 摄

  1935年,年仅14岁的四川娃子郭文海成为中央红军的一名战士,不久便跟随部队开始长征。在甘肃腊子口战役中,他左腿负伤,和其他两名战友落在了队伍后面。

  连走带爬,郭文海等人没走多远便倒在了禾草地里,被宁夏彭阳县的虎林周三兄弟发现并收留。郭文海在虎家住了一年多,并认了虎林周作义父,最后在当地地下党的安排下回到了部队。

  新中国成立后,郭文海定居西安。义父虎林周1966年去世前,曾三次被他请到西安旅游,两家人在西安的合影保留至今。郭文海还将自己的二儿子郭平安许给虎林周当孙子,起名郭虎宗,寓意永不忘本。

  如今,虎家后人在村里建起纪念馆,为来访者义务讲解红军长征故事,希望大家体会革命胜利的不易,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

  在甘肃会宁,魏家的“继续长征”三兄弟延续了给救命红军上坟的家族传统。“没有红军,就没有我们这家人。”魏继征说。

  如今,魏继征的小儿子毅然报考军校,成为一名光荣的革命军人,大学毕业后奔赴新疆,自此戍守祖国边疆。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但长征精神不朽!

  一篇篇历史,一首首民谣,一个个故事,一段段情谊,长征精神就这样被深深镌刻在神州大地上,激励着千千万万中国人不忘初心、继续走好新的长征路。(记者宋振远、荀伟、梁军、任玮、文静)



点击查看专题

攻克腊子口天险 打通红军北上通道

用户投稿踢踢踢踢娜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36 次浏览 • 2019-08-19 01:5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题:攻克腊子口天险 打通红军北上通道   新华社记者梁军、王若辰   1935年秋,中央红军冲破重围,跨过荒无人烟的茫茫草地,继续向北挺进,抵达天险腊子口。在这里,红军浴血奋战,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题:攻克腊子口天险 打通红军北上通道

  新华社记者梁军、王若辰

  1935年秋,中央红军冲破重围,跨过荒无人烟的茫茫草地,继续向北挺进,抵达天险腊子口。在这里,红军浴血奋战,强夺腊子口,越过征途中的最后一道天险,打通了北上的通道。

  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东北角的腊子口,在藏语中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其山口如被斧劈过一般,两边绝壁对峙,河水从两山缝隙间奔流,一座木桥成了两山间的唯一通道。

  如此天险,易守难攻。敌军欲利用此处地形堵住红军北上之路,把红军困死在雪山草地之中。国民党新编第14师师长鲁大昌早已从各地调集了兵力,在桥头筑好坚固的碉堡,布置了密集的火力网,妄图长期固守。

  聂荣臻元帅曾回忆说:“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

  1935年9月16日晚,攻打腊子口的战斗打响。连续冲锋死伤惨重,隘口久攻不下,“开路先锋”红4团当即调整部署,采用正面佯攻、迂回突袭的战术。然而,两侧是千仞绝壁,脚下是湍急河流,迂回突袭谈何容易?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一个17岁的苗族小战士自告奋勇,要来一根长竿,竿头绑上结实的钩子,硬生生从绝壁上,一段一段攀到了山顶。随后,他将随身带着的长绳放下,15名突击队员拽着绳索,挨个攀到崖顶,迂回到敌人的后面。

  半夜时分,正面进攻的敢死队再次向敌人阵地发起猛攻。同时,敌右侧升起一红一绿两颗信号弹,紧接着是号子声和手榴弹爆炸声。突击队员们突然跳下岩层,仿佛神兵天降,居高临下地向敌人没有顶盖的碉堡和阵地投掷手榴弹,打得守敌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眼看着敌人“头顶”炸开了花,战士们手持大刀,身背马枪,向敌人发起最后的冲锋。很快,红4团官兵冲过桥头,乘胜追击残敌。

  “腊子口战役,是中央红军落脚陕甘革命根据地前的最后一场硬仗,意味着他们越过了征途上的最后一道天险,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凭借天险彻底消灭红军的阴谋,为后来的红二、四方面军进入甘南,开赴抗日前线打通了道路。”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二级巡视员孙瑛说。

  在腊子口战役纪念馆,人们不仅沉浸于强夺腊子口的惊险中,而且对展厅内一枚红军印颇感兴趣。这是中央红军用过的印章,如今是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印章上有一圈用两颗红五星隔开的隶书文字,上部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人民委员会”字样,下部为“财政人民委员”字样。文字圈内又有一细线圈,圈内麦穗与谷穗相接环抱一个地球,麦穗头与谷穗头中间以稍小的五角星相隔,地球图案的经纬线上刻有铁锤和镰刀组成的党徽。

  这枚印章,是藏族百姓为红军提供补给、助力突破腊子口的“军功章”。

  攻打腊子口前夕,粮食短缺的红一方面军大部队来到一个住有10多户藏民的崔古仓村庄。当地土司杨积庆痛恨国民党军阀的压迫,在红军到达迭部前佯装围堵,暗地帮助红军开仓放粮。

  饥肠辘辘的红军战士们每人分到10斤粮食,体力及时得到补充。当时掌管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财政大印的林伯渠除了留下苏区货币外,又写下一张借据并将大印盖上,交给仓官妻子。行军匆忙,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印被遗留在了迭部,成为日后“崔古仓放粮”佳话的见证。

  新的长征路上还有不少“娄山关”“腊子口”。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史料征集办公室主任吴江义说:“虽然腊子口战役已过去很多年,但攻坚拔寨、舍生敢死的腊子口精神,一直激励着迭部人民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正是凭着这股精神,迭部县向贫困发起攻坚,于2019年4月正式脱贫摘帽。”



点击查看专题

漫漫长征过六盘 军民鱼水情深重

用户投稿daihwvfp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48 次浏览 • 2019-08-19 01:5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题:漫漫长征过六盘 军民鱼水情深重   新华社记者任玮   二万五千里长征,艰难险阻路难行。红军在沿途百姓的倾力相助下,走完了艰苦卓绝的漫漫征途,一路上留下不少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 ...查看全部

  新华社银川8月16日电题:漫漫长征过六盘 军民鱼水情深重

  新华社记者任玮

  二万五千里长征,艰难险阻路难行。红军在沿途百姓的倾力相助下,走完了艰苦卓绝的漫漫征途,一路上留下不少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直到今天,听来依然令人感动。

  一碗水就是最珍贵的心意。

  宁夏南部山区,曾经十年九旱,水贵如油。走十几里山路去沟里抬水,在水窖里储存雨雪水,是几代人挥之不去的吃水记忆。

  “院门可以不上锁,水窖一定锁起来”“天旱窖枯水断流,麻雀渴得喝柴油”……旱塬缺水,来过方知。

  80多年前,红军长征经过宁夏六盘山区,干旱缺水成为战士们遇到的大难题。在很多村庄,找水比找吃的还难。

  《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记录》一书中,有一篇回忆中央红军经过宁夏彭阳县的文章写道:“这次宿营,不但无房子住,而且没有水喝。过去夜行军,露营和吃不到晚饭是曾经有过的,但连冷水都找不着喝这却是第一遭。”

  军纪严明的红军战士宁肯到野外去找能喝的水,也不轻易动用老百姓的水。

  “听我爷爷说,当时他们看到红军就趴在涝坝跟前拿茶缸舀水喝。”彭阳县城阳乡长城村村民赵文礼说,涝坝就是露天水池,水质浑浊,很多时候甚至就是泥水。

  军爱民,民拥军。看到红军爱护百姓、秋毫不犯,当地群众很受感动,有些村民在用水困难的情况下,还主动把自家的水让给红军使用。

  “老人们说,即使吃水紧张,村民还是烧一些开水送给红军。虽然不够喝,好歹解解渴。”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青石村村民何秀明说。

  在旱塬上,一碗水,就是最珍贵的情意。这份军民鱼水情也成为长征过六盘时的一段佳话。

  为了今后不再吃带泥的土豆。

  1935年10月,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等率领中央红军行至彭阳县长城塬一带。当时这里土地贫瘠,种庄稼几乎十种九不收,多数百姓只能靠种植土豆来解决温饱。

  “那年月百姓家里都缺粮,但还是想方设法卖给红军一些土豆。”彭阳县博物馆副馆长杨彦彬说,部队虽然有了口粮,但旱塬缺水是个大麻烦,土豆没法清洗,只能简单擦一擦,连皮带泥煮。

  毛泽东警卫员吴吉清所著《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有一段描写,说的就是当时炊事员因为找不到水,只好将土豆连泥带土焖熟了,分给每人一茶缸子。主席和大家一样,也只分到一茶缸连泥带土的土豆。

  带泥的土豆吃得人满嘴沙,但一想到这土豆说不定就是百姓明天的口粮,战士们心生感动。

  “红军战士们看到当地百姓生活非常贫苦,家家是土炕无席,缺吃少穿,不少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因为没有裤子穿,常年躲在窑洞里,很多红军战士脱下自己的衣服送给老乡。”杨彦彬说,这些都是军民鱼水情的真实表现。

  把根据地巩固起来,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解放全中国的老百姓,让他们以后都过上幸福生活,不用再吃带泥的土豆。带着这样朴素又崇高的信念,休整完毕的红军又出发了。

俄界会议:统一思想 挥师北上

用户投稿shoucainu8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22 次浏览 • 2019-08-19 01:53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 题:俄界会议:统一思想 挥师北上   新华社记者王若辰、梁军、文静   地处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的高吉村,是中央红军长征路过甘肃的第一个落脚点。80多年前,红军在此地召开 ...查看全部




  新华社兰州8月16日电 题:俄界会议:统一思想 挥师北上

  新华社记者王若辰、梁军、文静

  地处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的高吉村,是中央红军长征路过甘肃的第一个落脚点。80多年前,红军在此地召开了俄界会议,保证了中央北上方针的实现。

  高吉村是一个藏族村寨。正值八月,村子里绿树成荫,流水潺潺,颇具藏族特色的彩旗随风飘扬。

  沿着达拉河北岸斜坡拾级而上,一处小院格外静谧,这就是俄界会议旧址。院内一座藏式木板房经过风吹雨洗,像一位阅尽沧桑的老者,向来访者缓缓诉说过往。

  1935年9月,中央红军长征行至高吉村。爬过雪山走过草地的他们,看起来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有的人衣服上浸满了汗渍、水渍,几乎看不清衣服的底色,只有八角帽上那颗五角星清晰可辨。他们大多穿着破烂的草鞋,甚至有些人脚上仅套着一片牛皮,用绳子紧紧绑着。

  1935年8月,红军发动了著名的包座战役,为红军北进甘肃创造了极好条件。但张国焘自恃掌握兵力多,野心膨胀,拒不北上。在此关头,党中央率领红三军和中央军委直属纵队到达了高吉村,与先遣部队红一军在此汇合,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俄界会议。

  高吉村居住着许多藏族同胞,由于语言不通,红军带来的翻译将“高吉”读为“俄界”。

  俄界会议听取了毛泽东关于与红四方面军领导者的争论及今后北上战略方针的报告,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并点名批评了右倾分裂主义错误,通过了彭德怀关于部队改编为陕甘支队的决定。

  会议上,毛泽东指出,向南是没有出路的,无论从地形、居住、给养等方面的条件看,南下都是绝路。会议最后决定向北靠近苏联边境地区前进。

  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二级巡视员孙瑛说,俄界会议加强了党对红军的政治领导和组织领导,坚持了继续北上的方针,展示出正确开展党内斗争的艺术,对统一全党全军思想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场会议当年是在一户藏族老乡家中召开的。80余载光阴流转,屋内至今还保存着毛泽东等同志居住时使用的灶台和土炕。

  守护着小院的藏族阿妈冷草,是当年院落主人的孙媳妇。“红军当时从南边翻山过来,住在我们家,爷爷奶奶给红军做疙瘩饭,拌糌粑,红军临走还留下银元。”她说。

  “红军将士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中急速行军,经历了雪山草地到达甘肃,已是人疲马乏,极度虚弱。”俄界会议旧址讲解员毛欢欢说,起初群众受反动分子的煽动,看见红军逃避一空,躲藏在密林中,暗暗张望这支队伍的行踪。然而,红军纪律严明,碰碎了百姓瓷罐会赔钱,走之前还帮忙修好栈道、栈桥。

  红军严明的纪律和作风在当地群众中传为佳话,唤起了藏族同胞对红军的敬仰,播下了信赖的种子。百姓纷纷下山回家,拿出米面油粮给红军。

  如今,高吉村因红色历史而人气颇旺。这个藏族村寨,正依托红色底蕴和依山傍水的优势,大力发展旅游。今年夏日,古老的达拉河岸边,村民们建成的新藏式民宿陆续开张,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来此观光。



点击查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