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那一轮轮月亮,把思恋的洞箫吹奏得揪心荡肠,吹得每每昂起头来,一遍遍对着玉盘倾诉心中的珍藏

山榜上的鸟儿,没了浮躁,唱得更加婉转悠扬。流过树根,淌过石块的小溪,不在狂奔湍急,像少女摆动的轻纱,舒缓而宁静。“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牛郎织女星。”秋风揉圆了那一轮轮月亮,把思恋的洞箫吹奏得揪心荡肠,吹得每每昂起头来,一遍遍对着玉盘倾诉心中的珍藏

已邀请:

该问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