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农村非法宗教活动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任务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有人认为,既然宪法赋予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那么所有的宗教活动都应该得到保护,不应受到干涉。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甚至是错误的,因为宗教活动有合法和非法之分。合法的宗教活动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但非法的宗教活动必须加以制止,依法进行打击。合法的宗教活动,是指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依据宗教教义教规开展的活动。合法的宗教活动,应当有助于维护国家统一,促进民族团结,有利于社会安定团结,有益于发扬公序良俗,并引导信徒树立崇高的道德理想与道德情操。与此相对,非法宗教活动就是以宗教名义进行的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违背社会道德风尚并有损参与者身心健康的活动。非法宗教活动具体表现方式有多种。例如:干涉他人宗教信仰自由,强迫或变相强迫他人信教;未经批准,在宗教活动场所以外的地方进行有组织的宗教活动;未经批准,擅自编辑、翻译、出版、印刷、复制、制作、发行、销售和传播宗教类非法出版物和音像制品;未经登记和批准,私设活动点;未经批准,擅自新建、改建、扩建宗教活动场所或者修建其他建筑变相用以宗教活动,等等。这些非法宗教活动影响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需要政府加强监督管理,及时制止、纠正,必要时依法给予制裁。同时,政府要指导宗教界加强自我管理,增强法治意识,自觉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开展活动。

利用宗教进行渗透,是指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从事违反我国宪法法律和政策的活动。境外势力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渗透,不是宗教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当前,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活动日益加剧,呈现组织化、系统化、精细化趋势。他们有的企图颠覆我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有的企图控制我国宗教组织、干涉我国宗教事务;有的非法成立传教组织和活动据点,走村串户搞传销式传教;有的组织非法宗教活动,发展信徒和追随者,煽动宗教狂热;有的利用宗教影响乡村政权,干涉正常生产生活;有的甚至传播极端主义和分裂思想,破坏民族团结,危害国家安全。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是一场长期、尖锐、复杂的政治斗争,关系到我国各宗教的健康发展,关系到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绝不能掉以轻心。要始终坚持我国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支配这一宪法原则,以法律为武器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要支持我国宗教独立自主办好教务,坚持中国化方向,夯实抵御渗透的基础;要规范宗教对外交流活动,正常宗教交流以外的其他对外交流要与宗教相分离,不得包含宗教内容、附带宗教条件;要规范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坚决防范网上非法传教、境外渗透和开展非法活动;要保护境内外国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同时加强对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的管理,禁止外国人在我国境内成立宗教组织、从事传教活动等。

我国实行政教分离原则,任何宗教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都不能干预行政、干预司法、干预学校教育和社会公共教育,决不允许强迫任何人特别是未成年人入教出家和到寺院学经,坚持政府依法对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务进行管理。目前,一些信教群众集中的农村地区,少数宗教组织和宗教人士干预政务、村务,利用教法干预司法、干预婚姻,甚至利用宗教干预基层选举,这些行为触犯了政策法规底线,应当坚决予以制止和纠正。宗教、宗教团体、宗教场所不能承担社会职能,特别是行政、司法、教育等国家职能,基层公共事务和基层组织开展工作不得借助教会进行动员,也不得在宗教活动场所内进行。要防止宗教组织和人员借公益慈善活动进行传教。

滥建庙宇、乱建宗教景观、滥塑神像等,封建迷信泛滥,是改革开放以来一些农村存在的不正常现象。这些乱建的庙宇和滥塑的神像,很多是海内外企业或个人,有的甚至是地方政府部门以各种名义兴建,这些以营利为目的的浏览设施,大多数不伦不类,非佛非道,文化品位低劣。一些地方为了招揽游客,大搞承包经营和各种开光庆典、烧高香、撞头钟、祈福许愿等活动。这些唯利是图的做法,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引起了宗教界人士的强烈不满,是严重错误的,有关部门多次明令禁止。最近,国家宗教局、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等12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对这一问题提出了明确要求,新修订实施的《宗教事务条例》也对此作出了明文规定。对于这些乱象,要坚决依规进行清理整顿,不得姑息纵容。

自古正邪不两立。各种打着宗教旗号、冒用宗教名义的乱象和非法违法活动,扰乱了正常的宗教秩序,亵渎了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损害了我国宗教的声誉和形象,败坏了社会风气。国家依法制止、打击、治理这些乱象,顺应了宗教界的愿望和心声,得到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一致赞同和热烈拥护。

于宏宾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