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农村是非法宗教传播的佼佼者

今天道教之家想和大家说说江苏省南通市特有的风俗,做斋事。提到南通地区的“斋事”,我们不得不首先需要了解到《宗教事务条例》对于“宗教活动场所”的界定:宗教活动场所包括寺观教堂和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寺观教堂和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的区分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制定,报国务院宗教事务部门备案。

而南通农村及部分小区几乎每天都在产生的负面非法宗教传播的活动场所,必定也是违法的。在疫情期间,只要但凡有人去世,必发性的要请“道士”、“和尚”超度。集中悼念逝者,中午、晚上以至于三天大摆丧习,用南通话讲叫做“吃米饭”,当然“吃米饭”少不了做菜的厨子,大锅饭一煮八冷八热,或者还有更多的,摆个十桌几十桌的悼念逝者,表示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来看他最后一眼了。这对防控疫情是有巨大阻碍的,虽然当地的居委会什么的,都有制止,但百姓根本不听你的。

这种非法宗教传播不仅扰民而且有较为明显的火灾形成因素,原百花安息堂曾经也是建立在南通燃气公司东侧的,每天不下于七八场道场,晚上化库,用火烧纸房子,火星、飘灰全部往燃气公司吹。不过现在百花安息堂应该被取缔了,消除了火灾隐患。而农村的隐患何时能消除呢,老百姓家也不是宗教活动场所。都2020年了,政府难道还不想管理非法宗教传播的问题么?

南通地区宗教活动场所共有101处,全面的分部于南通六县一市;宗教教职人员1300多名。而农村地区似宗教教职人员却有3万多人,这也就不难看出为何南通农村会沦陷为:非法宗教传播的佼佼者。这3万多似宗教教职人员不仅在南通地区无证上岗,还冒充教职人员宣传教职信息、焚烧秸秆化库。甚至在小区人口密集的地方使用“喇叭”、“高音炮”、“功放”、“音响”制造噪音污染。

曾经兴仁镇某高考状元回忆道“假如不是考试那天某人家做似道场,声音隆隆,导致心绪不能平静的话,早就考上南京大学了。”当然,南通当地相关部门对这种斋事扰民的现象,是处理过的,但最终基本是处理无果的。道教之家是这么分析相关部门的:人是要死的,人死了必发的是要做道场的。哪怕是高考这样重要的事情,也没有人生老病死重要的,百姓举报了非法宗教传播,确实是举报了,但是没有办法,这个宗教传播的历史,比我们相关部门成立时间要早,早个几百年吧…想必这是当地有关部门的认为吧。

当然道教之家某管理人员曾经于2020年的4月5日~13日向南通市宗教局和通州区宗教局反馈过非法宗教传播的问题,得到的答复印证了我们上面的说法:宗教部门认为,这种扰民、破坏生活环境及破坏宗教集体生态和平乃至于阻碍高考的非法宗教行为,不应该是非法宗教。这是一种南通地区特有的风俗。已经传播了近百年,有较为悠久的人文历史。至于噪音妨碍高考,这样的举报也没接到过。

并且相关部门反馈给我这么一条有趣的信息:南通700多万人口,每天都有人死。宗教局就这么几个,要管理也管理不过来。做斋事也是南通人民的面子工程,人死了不做道场会让亲朋好友笑话、口口相传成了个不肖子孙。宗教部门也说近几年来,每天几乎都能接到举报,目前暂时无相应的解决方案。《宗教事务条例》在南通地区等于形同虚设,无法引导、疏导群众到宗教场所处理宗教事务,造成南通各地出现扰民、乱纪的非法宗教活动的形成。

在此,道教之家建议南通宗教部门应该有力的向政府部门反馈问题、解决问题。从客观的表象不难看出,南通宗教部门根本不存在管理宗教的权力,如果有,也不可能时至今日,各地的非法宗教还制止不了。从本质上抵触非法宗教,从源头阻止假冒教职人员的组织、运作非法宗教。我们有一下三点建议:

第一,南通宗教部门应该向政府申请政治非法宗教及非法假冒教职人员的权力,与户籍居委会统计似宗教教职人员信息;

第二,有条件的情况下,应该及时向各地派出所普及《宗教事务条例》,明确互相理解透彻《宗教事务条例》,让派出所积极配合制止正在进行的非法宗教活动;

第三,南通共有101个宗教活动场所,宗教部门应该及时引导宗教活动场所除了收门票、接道场外更应该让宗教活动场所大力执行、规范《宗教事务条例》细则。

另外,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明确表明:暂不开展聚集性宗教活动。建议低风险地区逐步恢复正常营业;中、高风险地区在做好环境清洁消毒、人员健康监测的前提下正常营业,并采取措施限制人员数量,减少人群聚集。大型聚集性体育活动如马拉松长跑、聚集性宗教活动、各类展览及会展等暂不开展。如果,南通宗教部门依旧不能处理非法宗教传播问题,我们道教之家管委可以把相关非法宗教传播证据移交厅级及以上单位反馈相关问题。

1 个评论

南通各地宗教活动场所相关负责人有必要指导、疏导信众在农村私人住宅举办宗教活动属于违法行为,我们也会最大努力的将相关的违法行为举证上报主管单位。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